南京爱德社会组织培育中心
 最强大脑“坐诊”栖霞——探讨社区治理之径
2015-01-23 作者:培育中心  阅读次数 
分享到:

  

 

 

                                                                                                                                                                                                          

    区一级社区社会工作如何推进?增加社区综合性服务中心数量的同时,又要确保社区社会组织服务数量质量的提升,得到老百姓的点赞。前天,在栖霞区社会组织培育发展服务中心,来自南京各大高校社会学、社工系的教授纷纷坐诊支招。最强大脑们从不同角度开出良方。

    南京社会组织管理局副局长张国胜、栖霞区民政局副局长余斌出席本次栖霞区社区治理专家咨询会,爱德基金会多部门员工列席。余斌畅谈了栖霞区社会治理方面发展规划。他表示,国家民政部、财政部联合发文,要加快推进社区社会工作服务,在此背景下,此次邀请各位学者前来,主要想借助其专业优势,为开展社区社会工作服务实施意见提供指导。协助出台相关政策,整合政府资源优势,联合全区多部门打造适合社区社会组织发展环境。

    在解读完深入开展社区社会工作服务的实施意见后,崔效辉教授率先发言。他以同仁社工事务所的睦邻服务为例,分享了运行一年的社区服务项目情况。社区公益服务从社区居委会中剥离出来而社区社会组织要承担的服务必须与社区居委会有所区分,比如承担面向弱势群体的福利性服务,同时协助社区居委会完成公共服务。

    在吴亦明教授看来,全市范围内要建立的30个街道社会综合服务中心必须定位明确。谁做服务类工作,谁做支性工作,不能混为一谈。他认为现在设岗招聘社工要与几年前的政府雇员有所区分,目前政府里很多部门的社工做的都不是真正社工工作人员,已经演化成行政人员。他强调,社工进社区要同社区机制相结合,建立起社区协商机制、联动机制。

    尤佳教授也认为,机构得找准位置,把定位定准了。针对栖霞区有城乡结合的社区的特殊情况,可以先做一个社区治理的框架。首先需要考虑的是社区治理的定位,根据具体社区的具体需求,定位清楚、关系清楚,功能清楚,然后做个与南京市差异性的课题,建立栖霞模式。无独有偶,杜景珍教授也表示,栖霞区的特殊情况要求其工作方法要区别于市区社区。在扶持街道型综合服务中心时,根据实际情况,力度更倾向于有需要的社区。

    在大力扶持保障社会组织发展的同时,崔开云教授表示不能仅仅用于激励机制还有惩处机制。徐勇教授最后建议,在社会组织发展不是太完善情况下,政府应该起到建立一个利于组织引进、生存、发展的平台角色。

    当天的咨询会,最强大脑们的头脑风暴掀起了不小旋风,从不同角度和层次为栖霞区2015年社区治理工作提出了很多具体而有建设性意见。余斌代表栖霞民政向各位专家表示感谢,并将这些宝贵建议做进一步分析研究,促进完善该实施意见。

上一篇:20150127--清凉古寺志愿者为慈佑院送来腊八粥
下一篇:感谢学员屠悦妈妈、蒋晓业女士捐赠
打印】【关闭
 
最新文章
 
在线支付
财付通
支付宝
易宝支付
其他方式
拉卡拉 短信
银行 邮局
版权所有 爱德基金会 copyright(c) since 2002 Amity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中国江苏南京汉口路 71 号   邮编:210008  捐赠热线:025-83260800   咨询邮箱:volunteer@amity.org.cn                   技术支持  联澳科技